近日,湖南卫视王牌综艺《快乐大本营》联手八家知名经纪公司推出全新企划#快本站稳了朋友#,旨在通过MC争夺战选出一名优胜者常驻12期快本。值得一提的是,这回经纪公司输送的候选人并非旗下成熟艺人,而以偶像新人为主。

路透名单一出,网上两派人马各执一词。饭圈女孩为爱豆疯狂打call,路人冷眼旁观甚至对可以预见的饭圈“恶臭”提前产生了抵触情绪。有网友说,这是一场变相的选秀,只不过选的是主持人。可从事件本质来看,并非仅仅如此。

一方面,开办了23年、正面临创新瓶颈的高国民度综艺《快乐大本营》,需要用主持人换血的噱头来契合不破不立的制作思路,这点从全新企划的开播日(7月11日)可以看出湖南卫视为渲染节目纪念意义打出的情怀牌。

另一方面,在文娱行业逆境中经纪公司的新人就业困难,若能以主人公身份加入快本的MC队伍,意味着小透明能在一夜间获取优质曝光资源、迈入事业上升台阶。

而国民综艺打造出的明日之星,作为经纪公司与平台方双赢的产物,在一定意义上代表着当下行业运行的某种规则,并能给后来者提供打造新星的模板。

牵手快本的,为何是这八家经纪公司?

快本公布的八家经纪公司,大致分为四类:一是影视与艺人经纪双轮驱动的嘉行、和颂、英皇,二是以偶像产业为主营业务的综合型经纪公司乐华、哇唧唧哇,三是艺人经纪、短视频MCN两点发力的泰洋川禾,四是演出经纪类的开心麻花、海西传媒。

要争夺综艺主持人这块蛋糕,各路玩家的优劣势明显。鉴于口才好且兼具综艺感的筛选标准,乐华、哇唧唧哇旗下艺人因曾在几档选秀团综及其衍生节目里表现出综艺梗,给了粉丝向路人安利的底气和证据。具有网红基因的泰洋川禾新人和擅长话剧、脱口秀的开心麻花、海西传媒新人均自带口若悬河和随机应变的技能,只需找到综艺与各自领域的嫁接点,切换到主持人的状态并不难。

相比之下,主打影视和艺人经纪的传统型公司在主持人的人才储备上稍显薄弱,旗下新人参赛还需努力展现相应才艺和提高个人辨识度,或许才不至于“一轮游”。

业内知名经纪公司众多,为何与湖南卫视携手的是这八家呢?背后门道值得咂摸。

哇唧唧哇创始人龙丹妮的老东家正是湖南卫视,选秀教母与昔日同僚的时隔多年再合作,不仅是革命情谊的延续,也是行业低潮期经纪公司与广电机构资源共享的互惠互利。虽说举贤不避亲,但最终结果还是取决于新人能力。可如果“送人”成功,哇唧唧哇与湖南卫视的同根生,会更有利于彼此的后续合作。

乐华、英皇、泰洋川禾这三家经纪公司的入局,或许能从芒果系另一档正在热播的话题秀综《乘风破浪的姐姐》找到答案。尽管三家公司都不具有与湖南卫视是“直系亲属”这层优势,但其关联人员却与芒果台颇有渊源。

杜华是乐华创始人,霍汶希是英皇旗下的金牌经纪人,黄晓明是泰洋川禾的原始股东,而这三人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分别担任女团经理人、女团总顾问和成团见证人。从某种程度上,快本新企划的组队玩家像是“浪姐”制作团的复制粘贴。

而且乐华艺人王一博在《天天向上》的常驻,不仅拉近了乐华与湖南卫视的距离,也给旗下新人常驻快本打了样。也许,借助快本再造下一个“王一博”,以钳制艺人寡头效应的潜在风险,是杜华积极送人的原因之一。

至于嘉行、和颂,则在影视领域与湖南卫视是亲密合作伙伴。前者曾和湖南卫视签订过剧集播出框架协议,旗下艺人迪丽热巴主演的剧多次登陆金鹰独播剧场,扛起收视率大旗。后者的合伙人赵丽颖更是湖南卫视的收视福星,《花千骨》《知否》的火爆,还有与王一博主演的待播剧《有翡》,都是芒果台立于不败之地的武器。

因此,嘉行、和颂送人参加快本主持人选拔,顺理成章。

深耕演出市场的开心麻花、海西传媒,乍看是与湖南卫视毫无关联的“青铜”,但却是快本新企划实力担当的“王者”,旗下口才出众的艺人扮演着为节目提升专业度、贡献舆论话题的角色,既能“秒杀”业余对手,也能跟实力相当者神仙打架。

节目未播,网友便开始调侃这场幕后经纪公司人脉资源和资本的较量远比台前新人的PK精彩。

纵然快本消费情怀、饭圈控评等乱象扰乱老牌综艺的和谐氛围、新人主持功底有待观望等诸多左右节目成败的变量客观存在,但需要正视的是,这次经纪公司与一线卫视联姻的新动作给行业带来的积极意义——缓解新人在逆境中面临的就业难题、为经纪公司的资源盘活提供契机、给传统广电的焕新注入活力等。

N线艺人,如何打响突围战?

在娱乐圈合作共赢法则下,储备人才资源的经纪公司与拥有内容话语权的平台方一拍即合,双方拿出各自筹码放在天平上“合谋”出能实现利益最大化的产物。两大主体各取所需、相互赋能的过程牵涉到的所有关联者,又折射出在文娱行业逆境求生的众生相。

提高新人的知名度与成熟艺人的出圈度,是经纪公司艺人业务的主要发力方向。对前者而言,意味着要找到“捷径”把N线艺人尽快推向大众视野,方能提前抢滩市场。在新人宣发费用缩减的当下,携手一线卫视和视频网站成了经纪公司事半功倍达成目标的手段之一。

在时代变迁驱动大众审美迭代、倒逼文娱产业升级的背景下,影视综艺呈现出的“无创新即被淘汰”趋势给新人的冒头提供了相对宽敞的空间,但决定谁能站在聚光灯下的权力仍握在经纪公司手里。从新人资质潜力到市场和大众的供需缺口,似乎注定了这是一场不在同一条起跑线的大浪淘沙。

现实很残酷,但想逐梦娱乐圈又不得不妥协接受——尤其是对那些没有话语权的小透明,这不失为曲线救国的方式。

新人变新星,看似受到幸运女神眷顾,实则是幕后操盘手运筹帷幄的造星策略因触发某个阈值而生效,最后却被概括为“天时地利人和”这套冠冕堂皇的说辞。

简单来说,目前娱乐圈语境下明日之星的诞生路径可分为网台端的竞技类综艺和平台自制网剧两类。

其中,偶像选秀综艺、表演类综艺与国民快综艺,对应圈层和全民两种打法。

优爱腾《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创造营》等多档秀综捧出了蔡徐坤、孟美岐、周震南等C位爱豆,虽在饭圈呼风唤雨,可难以凭正面评价出圈,而粉丝对乐华、哇唧唧哇等经纪公司的声讨又给艺人红了应如何运营提出新的难题。

年轻演员片场生存真人秀《演技派》,由欢娱影视和优酷联合出品,担任发起人的于正直接向节目输送了张南等旗下新演员,其在待播剧《传家》与秦岚、吴谨言合演三姐妹。

浙江卫视《奔跑吧3》新MC选择了中国籍的归国爱豆宋雨琦、黄旭熙,则是韩国两大经纪公司SM、CUBE在限韩令下弯道进军内地的“棋子”,而两人也的确借助节目的高国民度刷足存在感。

当爱豆转型演员变成“潮流”,那些发迹于剧集的新星似乎在起步阶段就少走了弯路——这也是为何大部分经纪公司热衷向视频平台积极推荐旗下新人参演自制网剧的原因之一,况且网剧造星能力早已得到诸多成功案例印证。

主演腾讯自制剧《传闻中的陈芊芊》晋升流量的丁禹兮是光线旗下艺人,曾参加爱奇艺演技类综艺《演员的品格》被埋没,反倒是一部圈层爆款剧让其翻身,还给平台方带来不错收益。《隐秘的角落》扮演朱朝阳、严良的两位小演员也享受到“剧带人”的红利。

但,视频平台对内容新类型试错成本和投入产出比的考量,决定了新人参演的自制网剧要么是小成本,要么是小体量。不过,优质内容不会让明珠蒙尘。

需要警惕的是,新人成名后的并发症容易反噬当事人和经纪公司。艺人没红,要想方设法让Ta红;艺人红了,又要平衡与利益绑定体的关系——经纪公司游走其中,不断摸索“端水艺术”。

眼下文娱从业者遭遇的“水逆”仍在持续,达尔文进化论在逆境中被无限放大,只有身处上位圈才能手握续命丹。造星,或许不仅是帮助经纪公司、平台方和娱乐圈新人挣脱泥淖的一种方式,也是维系行业得以逆风运行的指路灯。